菊吞童子

JOJO/食戟之灵/小魔女学园/青之驱魔师/心理测量者/七大罪/王者荣耀/料理次元

我是没有技能点的five沙雕,别理我

二重奏(老板多比)

写这篇文的初衷是歌颂老板多比一心同体的美丽爱情(?)为了显得他俩是真的所以编了个会谈drug组长的剧情(虽然只是开头提到了一点,众所周知到了旅馆肯定就是为爱鼓掌)
*脏话有一点点
*道具only
*自渎
*动作片(?)

△△预览,全文见评论

二重奏

多比欧今天去圣乔瓦尼出差。作为老板最得力的助手,要忙的事很多。这次依旧是和毒品组织的人打交道。他们很强势,要收为热情所用几乎不可能,所以更多时候要自己多跑几趟替老板谈生意。
以前的多比欧经常会思考这样重要的任务为什么老板不亲自来做而委托自己。但每当这时迪亚波罗就会打电话过来鼓励他,久而久之多比欧也不再疑惑,总之勤勤恳恳地出差就是他需要做的事,其他都不用想。
说来也是奇怪,虽然出差过很多次但是细节在第二天总会莫名其妙想不起来,回到威尼斯和老板道歉的时候对方却反而什么都已经知道,甚至还会夸奖自己做得很好。不愧是老板啊!
多比欧之前去了一趟约定的地点,没想到那个叫柯迦奇的老头十分谨慎,只留下了情报说今天不方便,明天才能会面。于是多比欧决定先找个地过夜。前脚刚踏进旅馆房间,还没来得及置放行李,“嘟噜噜噜噜噜噜...”熟悉的铃声响起,是老板打电话来了!多比欧急忙四下寻找移动电话,奇怪,来的时候明明放在身上的,难道刚才路上被扒手给偷了?真该死!
不过他很快发现旅馆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台移动电话,真是太幸运了!老板居然连我住在哪儿都已经知道,还立马打电话过来耶。多比欧这样想,高兴的抓起电话凑到耳边。
“喂?boss,柯迦奇要求明天见面。我准备在旅馆过夜,要晚一天才能回总部了。”
“我知道了,多比欧,好好休息吧。”
“收到!”听着老板那熟悉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多比欧感觉路途上的疲劳已经缓解了大半。他放下电话,把行李放好后起身去洗澡了。
正值深秋,脱去毛衣后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感到一丝寒意,多比欧抱了抱胳膊。光着身体站在花洒下任由热水从头顶一直淋到脚背,多比欧伸出手端详起来,自己的胳膊上,从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带着刺青,虽然不太明白这些大面积不规则的花纹布在自己的手臂上有什么意义,但是老板曾经说过他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纹身。
一模一样......和老板......
当多比欧回过神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搭在了自己那里。如果此刻抚弄着自己的这只手是老板该多好啊。他一边这样想,一边握住了微微抬头的分身。

△△

感谢观看

我好丢脸TAT

今天份的病病

群里看到的截图,我的眼泪不值钱啊不值钱。

【茶布】Merry Xmas

(我不咕!年末了搞个圣诞贺文,写了七千字大概,是茸茸入伙之前发生的故事,替身战斗太难写了请大家多多靠脑补,我没有文力是真的TAT)(我觉得没什么敏感词应该可以直接发吧...链接在评论,喜欢点链接看的可以直接走评论嗷。)


——————————

merry Xmas!(别名:槲寄生下你和我,你和我吃平安果(什么鬼)


“呵,当流氓可真不轻松”阿帕基放下翘着的二郎腿,起身大步走到门前,用手握住门把,“那就快点走吧,布差拉提”

“嗯,我们走。”

随着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两个男人一前一后从屋里走了出来。


进入十二月以来,意大利各地的圣诞气氛逐渐浓郁,街道路边都陆续装扮上了彩灯。布差拉提开着车,阿帕基坐在副驾驶上抱着胸闭目养神。今天已经是圣诞节前一天,也就是平安夜了。拿坡里也不例外早早摆好了集市,却在这个节骨眼,波尔波下达命令,有个破坏组织规矩的人近期总是在各地集市捣乱,前段日子据情报来看到了拿坡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骚乱和损失,他希望自己值得信赖的部下能够摆平这个人。

既然交给布差拉提小队来处理,就说明敌人是替身使者没错了,应当多加小心。本来还想着好好休息一天迎接圣诞呢,这下摸鱼计划可泡汤了。但也没什么怨言好讲,毕竟这算是自己的工作了,本来在圣诞节这一天,当地人都要回家与家人团聚,但是对于小队成员来说,家人这个词用来指自己的队友更加贴切一些。


车暂时只好停在路边了,前面的一整条街都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摊子,虽然明天才是圣诞节,但因为集市要延续好多天,所以已经很热闹了。这个时候大家都会变得稍微宽容一些,就算有手脚不干净的坏小子顺手牵羊拿些小东西,也不会有卖家叫嚷着追打。此时一个小女孩儿正站在一个小饰品摊位前犹豫,她看起来有些邋遢,长长的头发像枯草一样,人好似一个纸扎的娃娃弱不禁风,明明快要过节了,这个小女孩儿却灰头土脸穿得单薄,那条打满补丁的围巾像抹布一样圈在她的脖子上,她把一个指头放进嘴里抿着,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一个水晶球。卖家是个络腮胡子的老头,看了觉得可怜,拿起水晶球递到女孩儿面前,“喜欢这个吗?算你便宜点,2000里拉,不够的话可以明天让你妈妈过来付清哦”

但是女孩儿没有说话,在看清水晶球的时候突然眼里全是恐惧,身体止不住的哆嗦,那里面......


“哎呀,这不是布差拉提吗?”有一些逛集市的居民认出了布差拉提,亲近地走上去跟他打招呼,“明天就是圣诞节了,这一年也辛苦了啊!”“是呀,多亏了你,拿坡里这一带才这样安宁哩,今晚有空可以上我家吃饭,我女儿亲手烤得披萨可好吃啦,你一定会喜....”

眼前这位面容和蔼的老婆婆开心的拉着布差拉提讲话,身边的阿帕基却用手肘不动声色地拱了拱他的腰。

“看那边”阿帕基压低声音,目光朝不远处的一个摊子望去,皱了皱眉。

此时正值黄昏,夕阳逐渐沉下地平线,大家的影子都被拉得很长,集市上的小彩灯都亮起来了,闪着点点的五颜六色的光,为了营造温暖的气氛,这次居民特地布置了一些蜡烛灯。而阿帕基目光所指的地方,是一个出售小饰品的摊子,摊位前有个落魄的小女孩,可以看见正上方一个烛灯和其他相比更大燃得更旺,而且蜡油正不断的滴落在棚子上,棚布开始冒出一缕烟。

“哎呀!着火了!”随着集市中某个妇人一声尖叫,大家开始找水,所幸很快找到了水桶,不一会儿火被扑灭了。有人开始咒骂是哪个不小心的混蛋害得失火,想找摊主算账的时候,人们发现那个络腮胡子的老头不见了,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那么大一个活人突然不见了踪影。大家感到了一点异常的不安,人群自动远离开了那个摊位,窃窃私语讨论着发生的事,只剩下那个乞丐一样的小女孩还跪坐在摊子前。

“呜呜呜呜...”女孩儿哭了起来,一手抹着眼泪,另一手抓着刚才的那个水晶球。

“不要慌张!我们一定会保护大家的安全,没什么事情的人先回避一下,提高警惕。”布差拉提提高音量控制着局面,他和阿帕基心里觉得刚才大约是敌人的替身攻击了。


“这位姑娘请别难过,老爷爷一定不会有事的。”布差拉提走到女孩儿面前蹲下来,温柔地安慰着。

“呜呜呜..老爷爷....水晶球....呜呜呜呜....”女孩儿让布差拉提看自己手里的水晶球,球里居然装着那个络腮胡的老头,但他现在已经缩小到一节小指头这么大了,他正瞪大眼睛望着外面,用手捶打玻璃,想不到的是,除了这个络腮胡,还能清楚的看见一个少女垂着头被吊在水晶球中央。

“你先别紧张,会有办法的救他们的...”布差拉提把水晶球小心的摆到桌子上,然后细细扫视了一遍这些等着被卖出的水晶球,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水晶球里居然一半都装着人!他们都被缩小并且铐住手吊了起来,确实像商品一样...是人贩!难以想象如果没有被发现,在今天的集市将会有多少人失踪,然后某天在某处的地下市场被恶徒叫价购买。

“呜呜呜....之前,三点的时候,我看到老爷爷和一个叔叔,在后面的小巷子里...聊天...”女孩儿抽噎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出了非常重要且关键的情报。


“阿帕基,用你的...”布差拉提出声,一边的阿帕基默契地叫出了替身。

“忧郁蓝调!”于是忧郁蓝调在小巷子的地方对三点时候的络腮胡进行了倒带。只见这个大胡子老头一改慈祥的面目,变成了一副猥琐的样子对着不知道是谁的人谈着交易。

“事成之后,你得给我十万里拉,还必须送我一个上品点的女人,不然我可不帮你,最近查的严着哩。”

“嗯,你就放心吧,只要让对方用手碰两次水晶球就可以了对吗?完全没问题,你就先到之前说的alba公园等我吧,之后七点多,我会先送第一批货过去给你的。”

……

忧郁蓝调停止了倒带,alba公园,如果敌人暂时不知道发生了这个小骚动,可能正在那里等着络腮胡过去送人。而且已经大致可以知道敌人的替身有着可以把人关进水晶球的能力,条件是触碰两次。那么问题是,刚才让蜡烛异常燃烧引起火灾的,是谁呢?难道还有同伙?可是如果是同伙,又怎么会攻击络腮胡?况且现在已经快要七点了,怎么想都不合理。脑内不断的思考着,但小女孩的啼哭打扰着自己的思绪。

“呜呜呜....都怪我,是我害老爷爷....被关起来了...呜呜...”小女孩儿还在哭,越哭肩膀颤抖的越厉害,突然以这个摊位为圆心半径五米的范围内全部蜡烛灯都开始异常燃烧,火焰烧的很旺,火苗蹿的非常高,连一些七彩小灯都跟着发出耀眼的光芒,甚至烧爆了几个。

“现在这里很危险,我和这个大哥哥会救老爷爷出来,我们向你保证,先离开这里好吗?听话”布差拉提伸出小拇指想和小女孩拉勾,小女孩畏畏缩缩地伸出小指头勾住了。布差拉提感到小女孩身上的体温非常高,明显不正常,但她也不像是发烧了,难不成......她也是替身使者?想到替身使者总会相互吸引,布差拉提的心里仿佛有了答案,他立马用钢链手指断开了几根烛芯防止过于猛烈的燃烧再次造成意外。

“alba公园是吧?我去解决那个人渣”阿帕基想到那个人贩可能正坐在公园长凳上哼小曲儿,忍不住朝地上啐了一口。

“那就拜托你了阿帕基,我留在这里处理这边的事情。”布差拉提看了看牵在手里的小女孩,朝阿帕基点点头。

“小喽啰而已,我马上回来,你也当心些。”阿帕基瞪了眼还在哭的小女孩,好像在说敢惹布差拉提的麻烦我饶不了你一样,而后找到了那辆看起来用来“运货”的推车,装了些杂草堆和板砖 ,朝公园的方向去了。


夜晚已落下帷幕,明亮的月牙附近有一些黯淡的星光点缀。alba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小公园,当地居民经常来这儿遛狗,不小心可能会踩到粪便。比较不一样的是这里有很多玻璃制品,比如小朋友玩的滑梯等,大都是用七彩的玻璃制成的。

“总算来了,真让我好等,第一批货质量怎样?你可别告诉我拿坡里没有漂亮女人,我来的路上已经见着好几个娃娃了,我都等不及想吸她们的奶啦。”下流的话从黑暗中传来,让阿帕基一阵厌恶地咬了咬牙。

“史维达你怎么不说话?你这老头别不是中途变卦了吧?快点过来啊!给我看看....”

突然推车后面伸出了一只手往男人脸上结实的来了一拳,打得他险些摔倒。

“你他妈的是谁啊!操你妈的敢打老子,你去打听打听奥赛弗?”男人捂着脸往地上吐了一口血,嘴里骂骂咧咧不断,也挥动拳头打算朝对方肚子上来一记,但是立马被抓住了拳头,奥赛弗借着月光看清了来人是阿帕基,立马露出谄媚的假笑。“唉哟,我有点印象,你不是那个布差拉提小队的人吗?你以前不也干过这种事么,这单帮我保密我给你封口费,你要多.....”

“废话真多,去死吧。”阿帕基脸色一沉朝他的下巴出拳,夜色中有什么东西的反光一晃而过,反应敏捷的阿帕基立马后退一步抬脚踢飞了那个反光的玩意儿。

水晶球从半空滑过一个弧度,被踢到地上啪的碎裂了。雕虫小技也想算计我?条件是用手触碰两次的话,用脚踢开不就好了么。阿帕基这样想着,一脚扫出去准备撂倒奥赛弗。

“啧,看来组织已经打算把我除掉,那我就只好把碍事的家伙都干掉了!nobody home!”奥赛弗叫出了自己的替身,是个看起来像是由彩绘玻璃拼接成的人形替身。叫做nobody home的这个替身张着嘴不断发出咯嗒咯嗒咯嗒的声音,就好像很多玻璃相互敲击。

“你完了阿帕基,我的替身能力并不仅仅是把人装进水晶球,而是我触摸过的大块玻璃都能迅速变成容器把人囚禁于内,这个容器是什么都可以,浴缸也行,沙漏也可以,不过我更喜欢水晶球而已,你不觉得这东西好看得很吗?顺便一提,这公园的全部玻璃制品都早就被我变成了容器,只要你碰到同一个容器两次,那我就赢了。”

阿帕基提高了警惕,因为他刚才不小心用手碰到了边上的玻璃柱子。这该死的公园搞这么多玻璃干什么,交易地点选在对自己有利的地方,这个坏东西打算事成之后就杀死那个史维达也说不定,不过他还不知道络腮胡已经因为事故被关进了水晶球。他的好计划已经失败了,然后现在,alba公园将会成为他的葬身之地!


“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布差拉提弯下腰打算把她那条满是补丁的围巾裹得严实一些,但是他很快发现这条围巾实在是破的不能再破。于是就近找了个摊位买了一条大红色的针织围巾,帮小女孩儿围上“这个送你啦,平安夜快乐。”

“我...我叫温妮亚拉,喊我温妮...就可以了”女孩儿有些语无伦次的,用手抓着围巾眼里充满了喜悦,可能这是小家伙今年收到的第一份圣诞礼物吧。“谢谢大哥哥,你叫布差拉提?我刚才听见他们喊你...真好,我有点想念母亲烤的小甜饼....”布差拉提立刻确定了火势和这个温妮有关,因为她情绪平稳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而刚才感到惊吓或不安的时候她附近的火源或者光源立马失控了。

“母亲...母亲...为什么要离开我!hellfire!”一口气刚松到一半的布差拉提惊讶的发现刚才女孩儿似乎喊出了替身,只见一个个火苗小人儿从她的围巾里飞出来,大红色的围巾立马多了几个窟窿,难怪之前那条围巾全是补丁!

那些火苗小人儿叽叽喳喳叫着朝远处尚未断开烛芯的蜡烛飞去。糟了!一定不能让无辜的人卷进来。布差拉提立马让靠近光源的人远离,但是有个调皮的男孩儿正在凑近彩灯的开关端详,他好像想擅自去关掉开关,可是这太危险了,就在他快要摸到开关的时候,一束火光飞溅出来。

“钢链手指!”布差拉提往前一跃扑过去将开关连同男孩一起一分为二了,火苗不再往外窜,趁着大家没看清布差拉提赶紧将男孩复原。“啊?!发生了什么”男孩恢复意识后反复摸着自己的头和胸口,刚才明明感觉自己分成了两半,现在的自己难道已经到天堂了?

“还不快走!呆子!”布差拉提用皮鞋踹了一脚小男孩的屁股,小男孩踉跄两步朝远处跑去了。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对付温妮呢?看样子她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替身,只会乱放火而已,放任不管绝对会造成不良影响。

“温妮,冷静点儿,平安夜闹事可不是乖孩子会做的,你是个好孩子对吧?嗯?”布差拉提一边试探一边轻轻地走近温妮。

“嗯...大哥哥,我好怕,为什么那些蜡烛会烧得这么厉害...”温妮苦恼的抱头蹲下去,仔细一看她居然又在哭了,能放声大哭的童年是自己不曾拥有的,不知为何突然觉得眼前的孩子奢侈了起来。现在只要是可以照明的东西都会在温妮的替身作用下变本加厉。附近油灯摊子上好几个油灯烧炸了,玻璃渣掉在地上,布差拉提在地上开了条拉链把玻璃渣扫进去免得伤人。

“别怕,我在。如果你愿意,可以拉着我,温妮,虽然不清楚你经历了什么,但是一切都过去了,在这平安夜主会保佑你的,明年也会好起来的,我向你保证。”布差拉提伸出了手。

没有人可以抗拒他伸出的手,温妮果然一把握住了布差拉提。“温妮,虽然你有些难处,但是这些从你围巾里飞出来的替...呃小精灵,这些火焰小精灵是圣诞老人给你的礼物,在你感到寒冷和孤独的时候,他们会陪着你,和你说话同你玩耍,不觉得这样很棒吗?连我都很羡慕你呢”不是很会哄小孩的布差拉提真的尽力了,毕竟对于小孩儿动用暴力不太妥当,如果这招还不管用他确实准备立马打晕温妮。

还好这个小孩儿挺好糊弄的,立马破涕为笑用手指头和hellfire玩了起来。接下来要把被破坏的这些地方还有灯饰紧急修理或者替换掉才行,等到了八点的时候这里就会成为一天最热闹的时刻 了,一直持续到凌晨钟声的敲响。毕竟是一年一度的圣夜,可不能让大家觉得意大利最厉害的热情组织其实办事不力连个集市都维持不好治安吧?还有那些装着受害者的水晶球,要在她们恢复原型之前找个地方藏好,毕竟阿帕基随时可能把敌人击败,等替身能力解除从水晶球里出来无数女人小孩的话一定会引起大家恐慌...说到这个,阿帕基怎么还不回来?布差拉提心里忍不住去想他的事,不知道那个人贩好不好对付,不过是阿帕基的话一定可以,他总是那样可靠,一个人也能做好很多事。夜空中开始下雪,点点雪花落在了布差拉提的鼻尖。


“呵呵哈哈哈哈哈!阿帕基,你不是挺有能耐吗,继续来打我啊!”男人尖锐的笑声从公园传出来。就在刚才奥赛弗终于让水晶球碰到了阿帕基的手,两次。虽然没想到他会迅速做出反应自己断开一条胳膊,但是他很快会因为失血过多死掉,这个叫做自取灭亡!奥赛弗满脸是血站都站不稳,他脸上带着恶心的笑容伸出舌头舔去嘴角的鲜血。奥赛弗觉得自己离打败阿帕基只有一步之遥了,现在的自己姑且和胜利女神碰碰杯,那胜利的美酒过会儿再尝也不迟。

没有回应,阿帕基的一条胳膊被关在了水晶球里,从肩膀处不断有血滴落,他的意识已经有一些模糊,额头上流下的血糊住了眼睫毛,他抬起另一只还在的手抹了把脸,袖子上立马沾满了深色温热的液体,真狼狈啊阿帕基,居然被蝼蚁之辈打成这样,不过他很清楚还没有结束,对方正在逐渐落入自己布下的陷阱,胜利是在自己这边的!

“问你,还有没有力气打老子了!”奥赛弗提膝往阿帕基的肚子上狠狠顶了一下,阿帕基喷出一口血向后倒去,用一只手撑着地面正要艰难的爬起来。此时的alba公园因为打斗已经一片狼藉了,那些玻璃制品大都被打碎,在惨淡的月光和忽明忽暗的路灯映照下反射出血色。两人身上脸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玻璃划痕,全部的伤口都或多或少往外渗着血。阿帕基早已忘记了什么是疼痛,就算现在撑在地上的手心里已经嵌进去一些玻璃渣,也觉得没什么感觉,比起这个,还差一点....只差一点了。

奥赛弗扯住白色长发迫使阿帕基抬头看他,“仔细看看长得还挺清秀啊,到时候连你一起买了一定有个好价,不知道布差拉提什时候能再看到你?呵啊哈哈哈哈!”他用水晶球狠狠砸了砸阿帕基的手,但是阿帕基嘴里发出一些滴答滴答的声音,与其说是嘴里,更像是头上...突然替身能力解除,面前的阿帕基变回了忧郁蓝调,奥赛弗感到背后有一股强烈的气压,但是此时的他早已没有太多的精力来应对了。

“解决你这样的垃圾,一只手就够了。尽情去饮惨败的苦水吧。”阿帕基一个左勾拳把奥赛弗打得脸朝地摔了下去,然后踢走了他手里抓着的水晶球,狠狠地用脚回敬了刚才忧郁蓝调挨打的那几下,奥赛弗被揍得意识不清,一条胳膊从滚远的水晶球里飞回到阿帕基身边。

“那些女人都放出去了吗?”阿帕基一手抓起奥赛弗的衣襟,用额头重重砸在他的鼻子上,奥赛弗鼻血直流,青紫的眼皮耷拉着,几个牙齿被打飞了,张口动了动听不清在讲什么。

“问你话呢,那些女人放出去了没!”眼看鼻梁就要被撞碎了,奥赛弗吃痛的从喉咙里蹦出几个字“是...是...全都...饶了我....”

“我最恶心那些求饶的蛆虫。”阿帕基冷冷地说了一声,吐了一口血在奥赛弗脸上,然后用胳膊抱住他的脖子毫不犹豫扭了过去。咔嚓一声后alba公园又安静下来,夜空下只剩阿帕基粗重的呼吸和雪飘落的声音了。


“啊,你们醒了,先不要惊慌,到册子上登记一下相关信息之后就可以回家了。平安夜快乐。”看着水晶球一个个破碎从里面放出的大人小孩,布差拉提指引她们安排着后续的事项。这里是集市附近一个废弃的旧工厂,之前那个络腮胡史维达已经供认了自己的罪行但是那样的渣滓也没什么活着的必要了吧,现在他的尸块正静静沉在湖底,没有人注意的话这件事打算就这么盖过去了,就算有人追究起来,看样子阿帕基也已解决了那个敌人,已经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忙完以后回到集市,布差拉提很高兴看到温妮已经和其他小孩儿玩到了一起,雪下的真大,他们在打雪仗了,而且她很听话,接受了自己的提议,用替身把集市上的灯和蜡烛弄的十分有趣,火光忽大忽小而且比一般的彩灯更加绚丽,拿坡里今年的平安夜集市吸引了很多人驻足围观。

“布差拉提!”温妮朝他飞扑过来,布差拉提顺势将小姑娘抱起,好奇怪,刚才喊布差拉提的声音,明明除了温妮的还听到了阿帕基的声音,可是怎么没有看到他?突然脸颊传来一股暖流,原来是温妮快速亲了自己一口,她把红彤彤的脸蛋藏进大红色围巾里“我喜欢大哥哥!平安夜快乐!”女孩儿从臂弯扭着挣脱开,害羞的跑到集市另一端去了,而自己的怀里不知怎么的多了一个通红的平安果。哎呀,这孩子......

“有的人还真是受欢迎,嗯哼?”阿帕基把刚才那一幕看在眼里,嘴上虽然不说,其实心里莫名有点吃醋。

“阿帕基!你来...阿帕基?这到底怎么回事??”布差拉提转身看着阿帕基结果发现对方身上血迹斑斑好像胳膊还断了。虽然立马用拉链给人接上了,但掩藏不住关切的心情,他一边轻轻拍去阿帕基肩上发上的雪花,一边开口道“看来是场苦战?总之回来了就好!还有哪里有问题吗?回去让医生帮你看看,不过这么晚应该没有诊所开门了,先帮你简单处理一下这些小口子免得感染,唉,要是队里有个治疗型的替身使者就方便多了......”

“呵呵,这么担心我啊?”阿帕基忍俊不禁,眯起眼瞥着身边的人,一个人作战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只要想到有你在身边,就足够了。

“不担心你我担心谁?下次多派几个人出任务,单打独斗还是风险太高。”布差拉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没事,说了我一个人能行。不过真的有点饿,忙活半天还没吃晚饭。”阿帕基摸了摸肚子,激烈的战斗让自己忘记了饥饿,现在很想喝点酒,和大家伙围着火炉,看着窗外雪景吃个披萨。

“我这儿倒有一个苹果,和你分了吧,平安夜快乐。不知道纳兰迦他们先吃了没有,回去再和你吃晚饭吧”布差拉提不自觉牵住阿帕基的手准备回去。

“那个,我想起来可以给纳兰迦他们买点圣诞礼物。”阿帕基感到布差拉提的温度从掌心传来,一下子有点不知道该回握住他的手呢,还是假装没事发生把手抽出来比较好。

总之两个大男人就这么若无其事吃着苹果拉着手逛了一回夜里热闹的集市。七彩的小灯闪闪发光把夜空照亮,纯白的雪此刻却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在嘈杂的集市穿梭,拨开密集的人群,两个人好不容易置好了给队友的圣诞节礼物,准备回家了。


“反正我再也不想看见水晶球了。”阿帕基拎着礼物大袋子打趣着说道。耳畔传来一声轻微的拉链声。

原来布差拉提神不知鬼不觉绕到自己身后用拉链拉开了袋子正在偷看他买了什么。

“喂阿帕基,怎么说我比你小吧,怎么没有给我准备的圣诞礼物?队长不高兴噢。”他假装抱怨的样子嘟了嘟嘴。走到阿帕基面前用手戳了戳他的胸肌表示不满。阿帕基握住他的手按到自己胸前,“这里,是给你的圣诞礼物。”

“嗯......还有呢?”布差拉提挑了挑眉,伸出手指了指头顶。是槲寄生。

传说在槲寄生下亲吻的情侣,会厮守到永远。 

阿帕基笑了,低下头亲昵地用鼻尖和布差拉提的碰在一起,他们拥抱着彼此,像恋人那样接吻。


推开门,其他成员果不其然都在等他俩回来一起吃饭。小队开心地过了平安夜,不管成不成年都喝了酒,大口嚼着披萨上的芝士,还吃了一只火鸡和其他美食,甚至每个人都有一个杏仁布丁当做饭后甜点。随处都洋溢着温暖和快乐。

发完给大家的圣诞礼物后,布差拉提走到窗边望着纷扬的雪,阿帕基悄悄来到他身边,很自然地搂住了他的腰。“在想什么?”

“我在想,能遇到你们真好,这是我过过的最开心的平安夜,以后的每一个平安夜,都想和你们一起。”布差拉提喃喃道,像是在回答阿帕基,也像是仅仅说给自己听。他把头靠在阿帕基的肩膀上,轻轻哼起了圣诞歌谣。


“为什么给我的姜饼人蛋糕上有四个姜饼人啊?”

“福葛,你觉不觉得布差拉提和阿帕基最近很要好?”

“他们不是一直这样紧密么?”

窗外的圣诞树上是层层叠叠的雪,顶上的五角星闪烁着金光,好像不曾有过黑夜。随着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大家便也道出那句merry Xmas,之后就是安稳的入睡了。





——————————————


Pink Floyd - nobody home


Barns Courtney - hellfire


具体的替身数据我没怎么想反正看的时候应该心里可以脑补出来吧(不要老是让别人去脑补啊喂你就不能自己写的详细一点吗(自己打自己)



溜了,祝大家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

其实这个平安夜可以是2000年的平安夜。


 


.....大尻女体多比欧_(:з」∠)_姿势有参考

我的多比欧哟!!!!最近好喜欢小多比欧,他好可爱,他最可爱!!!!!

今天看着加丘的脑袋突然好奇他长发女体会是什么样子哈哈哈哈哈
本来在想是不是大总统同款,不过画成这个样子了233333脖子以下都不会画的我,哭了(´°ω°`)

强烈推荐小飞机替身这个乐队 超级超级超级耐听好听
占tag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