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吞童子

JOJO/食戟之灵/小魔女学园/青之驱魔师/心理测量者/七大罪/王者荣耀/料理次元

我是没有技能点的five沙雕,别理我

近况

最近沉迷各种女性向之类的,列了一下喜欢的:

bpro 北门伦毘沙/爱染健十

A3! 碓冰真澄/皇天马

スタマイ 服部耀

M4 牧岛shy

dv momochi

tsukipro 篁志季/世良里津花

...

目前是这样!其他一些坑不怎么刷就不列了。

欢迎找我玩(你看有人理你吗)

不拒同担,我不是很会聊天...买谷量力而行随便吃吃。游戏基本上不氪,日服弄起来麻烦。

jojo现在刷的很少,王者荣耀基本上不看()

料理次元还在玩的~其他没什么了。

q460598390,找我玩记得备注。
注意:本人不画画 不写文 不玩语c 不发自拍

几天没登录,怎么lof搞得跟qq空间一样。


【爱金】mirror ball

mirror ball


cp:爱金

by:菊吞童子


“好久没去mint了,说起来明天刚好休息吧?”放下正在翻阅的时尚杂志,爱染从沙发起身走到镜子前,开始检查自己的刘海。

“诶诶诶,是那个kenken你经常提起的酒吧吗?我也想去!”镜子里可以看到身后冒出了阿修的粉色脑袋。

“你这个样子去了估计也喝不了酒吧。小孩子一样...”爱染瞥了一眼阿修脸上的点点雀斑,没有停下整理刘海的手,发现有一绺头发有些碍眼了,于是拿起剪刀准备修剪。

“可是我四舍五入也是20岁了啊!kenken~就带我去啦~好不好嘛~”阿修摇了摇爱染的胳膊撒起娇。

“好的好的等等出门喊你,别动我的手了,如果害我剪坏刘海,就再也不带你去了!!”

“太棒啦!今晚可以和kenken一起去酒吧了。”阿修高兴地跑去拍刚士的房门。

刚士刚把门打开一条缝,阿修立马把头伸了进来,“刚亲刚亲,kenken说好等等带我一起去酒吧,你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哈?那种地方又吵又闹,我可没兴趣。你不是没成年吗,去那种地方做什么,又不是游戏厅。”刚士皱了皱眉,把阿修赶出去关上门继续给吉他调音了。

“诶诶,刚亲真的不去吗,不好奇kenken经常去的酒吧有什么好玩的吗?”门外的阿修还没放弃。

“不去!”在刚士大声拒绝后,门外传来一声叹气不再有动静了。


mint的大门被推开,球镜反射出眩目的光束,酒吧内场地很开阔,有打扮很酷的驻唱,还有一些身材火辣的大姐姐在台上跳舞。虽然还没到午夜,台下舞池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们把身体委托给音乐,随着dj打碟的节奏摇摆着晃动着。

“哇哦!这里好热闹!kenken你居然一直背着我们来这种地方玩!”阿修环视了一下室内,在看到台上舞娘高耸的双峰时红着脸移开了视线。而爱染熟练地接下了那个女人的飞吻。

不愧是kenken,轻易做到了其他偶像无法做到的事。阿修心里这样想,摇了摇头使自己忘记刚才台上扭动的身影。

“悠太,到这儿来。”爱染抓起他的手腕,穿过人群到了一处人相对较少的吧台。

面前的调酒师穿着修身的服饰,马甲上的暗纹透着高级感,领结打出了禁欲的味道。他的头发全部梳到后面,给人一种干练的印象。

“kenken,这里的人都穿得这么cool吗?下次我们也试试调酒师造型吧?”阿修坐下后一只手撑着脸颊,另一只手拿起一边的空玻璃杯把玩,玻璃上引出自己不够成熟的脸,他心里对于要不要喝酒还是有些犹豫。

“悠太你的想法很不错噢,小鹿们看到这样造型的我一定会被迷倒呢。”爱染自满地撩了撩刘海,他仿佛已经听到少女们心动的呼喊。

“你刘海乱了哦?kenken”

“诶诶诶!?哪里”爱染急忙拿出手机开始照自己的脸。

“骗•你•的•啦”阿修咯咯地笑起来,这时他手中的空杯子被人拿走了。

“这位先生,请问喝点什么?”那个帅帅的调酒师拿过阿修的杯子,看着爱染问道。

“来杯pousse cafe”爱染连menu都不用看就讲了一个阿修没听过的东西,调酒师心领神会转身,拿下柜台上几个不同的酒瓶开始了他的表演。

阿修鼓起腮帮表示不满,“为什么他只问kenken喝什么呢?这不公平!我也要喝,来杯...”什么呢?平时老听到什么威士忌伏特加之类的,但是那种会不会太烈了?万一喝醉就麻烦了,除了这些还有什么酒来着?阿修忍不住转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爱染求助。

“喂喂...这种事情不要总是问我啊”爱染摆了摆手,他内心觉得阿修不用喝酒也没关系,反正只是跟过来一起玩而已。

“嗯?这儿是酒水单,小客人请”调酒师注意到这边的小状况,早有准备地从吧台下面抽出一个与众不同的小menu递到阿修面前。

与此同时爱染点的pousse cafe已经调制完毕,一杯色彩绚丽的彩虹酒被推到了面前。爱染拿起酒杯看了一圈,夸赞调酒师手艺越来越好了。

“kenken喝的东西也和人一样花里胡哨的呢,哼哼”阿修毫不留情的调侃着,视线停留在彩虹酒美丽的分层上不能移开。“给我尝尝!”粉色脑袋凑过去直接对着爱染的杯子喝了一口。

“哇!好辣”阿修吐了吐舌头,无法理解kenken为什么喜欢喝这种东西。


爱染无意间朝舞池方向看了一眼,有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他揉了揉眼睛,自己应该不会看错吧?那个人怎么有点像...刚士?

“悠太你先一个人玩会儿,我去去就来。”爱染握着酒杯匆匆离开了。

“kenken真忙啊,应该又是去见什么可爱的女孩子吧。”阿修嘀嘀咕咕指了一个menu上比较有眼缘的酒,调酒师会心一笑,转身从冰柜里拿出一听冒着冷气的三○利乳酸菌口味鸡尾酒饮料。瓶身不断凝结出小水珠,顺着滴落下来

“诶?诶诶诶???”阿修觉得自己被耍了,于是又指了另外一个,“再来杯这个”

调酒师又露出了熟悉的微笑,转身从冰柜里拿出了一听冒着冷气的葡萄口味鸡尾酒饮料。

“你你你...是在耍我吗!”

“本吧暂不给未成年人提供烈酒哦。客人点的饮料请务必喝完呢。”调酒师依然笑眯眯地盯着阿修。伴随着po的一声,阿修终于还是屈辱地打开了那听饮料,咕咚咕咚灌了两口,发现意外的好喝?


刚才那个人越想越觉得是刚士,可是他来酒吧做什么?不是说不感兴趣的吗?爱染一边从人群中挤过去一边思考着。

“帅哥,一起跳个舞吗?”一只手搭上了爱染的肩膀,突然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回头对上一张成熟的脸,妆很浓但看得出是美人,不知为何觉得这张脸有点眼熟,但爱染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是不是认识的人,现在他只想找到刚士而已。

保持着自己一贯的迷人微笑开口道,“美丽的小姐,你和迷路的小鹿们不同,散发着成熟耀眼的光彩呢。很荣幸能同你共舞,但我现在正在找我的同伴,何不等找到他以后我们再...咳咳”爱染扯了扯自己被挽住的胳膊示意女子放手,她的抹胸太低了,爱染轻咳了两声别过脸。

但眼前的女子没有放他走的意思,挽着他的手反而紧了几分。“先把酒杯放下,跳完这曲再接着喝吧?很期待和你一起跳舞呢,小•偶•像。”

!爱染突然想起来这人是谁了,某个时尚杂志的主编,自己之前和bpro的其他几位成员一起在她那里拍过写真。想不到在这种地方被认出来...“那么,今晚的事还请当做只属于我们二人的秘密,主编小姐。”

爱染朝她眨眨眼睛,就近挑了个座把没喝几口的彩虹酒放在茶几上,那里只坐着一个人,他和周围喧闹嘈杂的环境格格不入,并不是那个人无法融入,而是他主动隔绝了酒吧的氛围。真奇怪啊,为什么室内还要戴着帽子?等等,这帽子貌似有点眼熟,...刚士?

“晚上好,这杯算我请你的,随便喝吧。”爱染笑着把酒杯推到刚士面前,说完转身消失在了舞池里。


“爱染!...这家伙...”刚士本来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沉思自己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找那两个人,突然爱染的声音传入耳朵,但是当他抬头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那个令人心烦的身影了。

本来想尝试一下写新曲子所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弹吉他,但是洗完澡发现另外两人都不在公寓里,偌大的一层楼空荡荡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跳闸了,一片漆黑之中感到无措的刚士想了想决定来这个叫mint的酒吧找到那两个人跟自己回去。当然,才不是因为黑暗中只有自己一个人感觉有些害怕什么的,只是担心另外两个人玩得太疯回来晚了而已。

“pousse cafe?”刚士握着爱染留下的酒杯,对着灯光看了看色泽,不知为何玻璃上突然浮现出爱染的脸来,“...调得难看死了。”

刚士以前在国外认识一个同学调酒很有天赋,闲暇时候会邀请刚士去他家品酒,虽然刚士不太碰酒但酒量并不算差。他觉得这杯彩虹酒虽然分层还算比较清晰,但是颜色搭配上还不够赏心悦目。

姑且算是找到个爱染了,阿修人呢?怎么没跟爱染在一起。刚士抬头环视了一下周围,但他没有看到阿修。此时阿修正位居舞池另一边的小吧台在调酒师的监督下喝鸡尾酒饮料,刚士当然无法穿过人群看到小吧台这边。


但也不是没有收获,他看到了比较惹眼的蓝色头发。主要爱染个子太高了,只要把目光稍微往上搜寻,总能看到那个人的。

等等,这个好色白痴男在干嘛?他为什么和那个老女人贴这么近?是在跳舞吗?他来酒吧居然是为了找这样的熟女跳贴身辣舞?

没等刚士反应过来,他的脑海里自动跳出了一个个疑问,莫名变得有些烦躁起来。不行,自己需要冷静。刚士深吸一口气把目光移到酒杯上,他举起酒喝了一口,味道挺纯,有些呛口了。真的不太喜欢喝酒,爱染那家伙为什么会经常来酒吧喝酒?果然他就是为了和女人跳贴身热舞??想到这里刚士又闷了一口酒。那个女人用手勾着爱染脖子的画面在头脑里挥之不去,刚士重重把酒杯搁在茶几上,可是玻璃碰撞的声音迅速被酒吧的喧闹盖住了。


这酒调得不好看,劲儿倒挺大。刚士这么想的时候,他已经走进舞池挤到了爱染身边。

“跟我回去”刚士直截了当地发话并且不容拒绝地抓住了爱染的手腕。

“嗯?刚士?怎么了?”爱染对于这样的突发状况没有预料,但他从刚士的语气里听出了满满的不爽。

“别让我重复第二遍”刚士直接抬脚重重踩了一下爱染。

“喂喂喂!今天这双鞋我可是很喜欢的,刚士你够了啊!”爱染脸上闪过一丝疼痛的表情,他任由刚士牵着手被拉出了舞池。

“今天的事要保密哦,抱歉啦美丽的小姐,再见chu~”虽然人被拖走,爱染还是不忘给美女道别并扔下飞吻。他自称为这是职业偶像的素养,而刚士这时一般都会骂他是好色白痴男。


刚士这方面还真是不开窍呢。爱染一边这样想,一边看着在前面拉住自己手的刚士。

“刚士,可以啦,你要带我去哪里呀”爱染像个没事人一样笑嘻嘻地说道。

“去一个你不会犯白痴的地方。”刚士冷冷地答到,头也不回。

“嗯哼?这是生气了,还是说,刚士也会吃醋?哎呀呀,虽然知道不论男女老少都会被我魅惑,但如果连刚士都对我着迷了,那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爱染滔滔不绝起来,每一句话都让刚士抓着他的手紧了几分。

“你给我闭嘴!”刚士甩开爱染的手,对方白皙的皮肤已经被自己握得有了红印子。为什么他说的话会让自己听了这么烦躁,难道自己心里真的在意这个人在哪里喝酒,和谁跳舞之类的吗?

怎么可能!不过是同一个组合的成员,是伙伴......仅仅是组合成员吗?仅仅是伙伴吗?...不止,不止这些,明明心里想的不是这样...刚士感觉头脑发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爱染的问题,如果不是因为被说中了而生气,那么又是因为什么呢?刚士的手不知不觉握得很紧,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


突然感觉帽子被拿走,有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在了自己发烫的额头,是酒杯。没想到爱染刚才顺手拿了之前自己喝剩小半杯的彩虹酒。

“有清醒一点吗?你是喝醉了吧,说了让你困扰的话,不好意思哦刚士。别放在心上啦。”爱染的声线温柔了下来,他轻轻地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刚士的头发。

哼...这家伙...今天就破例一次不跟你计较吧。刚士扭过头拒绝了对方抚摸自己头发的那只手。他一把夺过酒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你就喜欢这种调得一般般的pousse cafe?品味真差...”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自己的嘴被堵住了。

爱染居然亲了上来,这个白痴在想什么啊!这里是酒吧吧,人这么多万一被看见了怎么办?而且不知道阿修在哪里,万一被阿修看见了怎么解释啊!所以说我没醉,是这家伙醉了吧喂?刚士完全不敢睁开眼睛,他怕一睁眼就看到许多双眼睛盯着他们。但他这一瞬间感到身体极度僵硬动弹不得,除了把嘴紧紧抿着他什么动作也做不出。

感觉爱染柔软的嘴唇贴上来可能一秒都不到但是又感觉有一小时这样慢长,感受到对方停止后刚士才缓缓睁开了眼身体和神经也逐渐放松下来。

“实际上我的品味好得不行,因为我喜欢你”

刚士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但是爱染翕动的嘴唇确实讲出了那样的句子。刚士的直觉告诉自己现在讲话舌头会打结,这一个晚上发生的都是什么事啊!!不在状态的难道只有自己吗??刚士觉得缺了点什么,一把将自己的帽子从爱染手里抢了回来,他觉得现在的自己需要表情管理。


“...爱染”刚士深吸一口气,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既然他说了,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做出回应?刚士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这里仿佛还记得爱染嘴唇的形状,触感,温度,甚至淡淡的香味。

“刚士,你觉不觉得我像个神偷”爱染突然岔开话题,他得意地扬起嘴角朝刚士投去一个wink。

刚士一愣,这人怎么突然转移话题了,不过正合心意,毕竟亲口说那句话对自己来讲太难了,何况还是当着面...“偷什么?”刚士没好气的嗤笑一声,他心里在想等等要怎么嘲笑眼前这个自诩大人却没点成年人样子的家伙。

爱染用食指戳了戳刚士的胸口,故意压低声音

“你•的•心”

“...混蛋!少在那里胡说八道”刚士猛得拍开胸前爱染的手,脸刷一下红了,他把帽沿往下拉了拉,不去看爱染的脸,他此刻正在用多么暧昧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刚士并不想知道,不然自己的脸估计会更红吧...啧!真是烦人的家伙啊,爱染健十。


熟悉的声音从远处响起,“啊!原来kenken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还以为......咦咦咦??刚亲也来酒吧了???为什”

“阿修你给我小声点喂!”刚士立马用手捂住了阿修的嘴。

“时间不早了,一起回公寓吧。我也要和小鹿们一一道晚安了。”爱染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手指快速点击屏幕发出几条简讯。于是三人默契地一起离开了酒吧。

“唉好可惜,他们看出来我没有成年只给我喝三○利的鸡尾酒饮料啦!...”阿修走在前面委屈地嘟囔着。

“没办法啊,thrive里成年的只有爱染。”刚士企图安慰阿修的时候突然感到耳边传来一阵温热的吐息。

“如果刚士想成为大人的话,我随时可以教你哦♡”

“真是...给我适可而止啊,你这色ボケ男!”刚士伸出拳头在爱染眼前扬了扬以示警告。

“不过比kenken喝的那个好喝多了。呐呐,以后公寓里多囤点晚上看电视的时候一起喝吧!”阿修高兴地提议道,回头一看刚士正对爱染挥拳。“诶诶诶,你们在说什么,kenken又惹刚亲不高兴了吗?”

“没有!”

“没有~”

阿修狐疑地盯着异口同声的两人,总觉得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呢...


好运的是,回到公寓的时候不知为何又有电了,房间不再一片漆黑。

“这下有的人不会再害怕了吧?如果感到害怕我的怀抱随时可以借给你哦~”

“你这笨蛋说什么?你说谁在害怕啊?哈啊?”

“好啦好啦别闹啦!总之去酒吧的事要对小翼保密哦!”眼见两个人又开始吵嘴,阿修赶紧劝住他俩。

阿修关上thrive公寓的大门,偶像们要休息了。





——————————


刚士的喝酒设定有捏造,其他我都尽可能用了比较贴合原著的称呼和设定...

同人嘛,大家看个乐呵,

本身恋爱苦手空想型选手

写这个可能不能好好届到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草稿流 老板和梅梅 大头 (

最近掉bpro坑了,我真的好喜欢这个男性偶像企划。希望还没看的能吃我安利555,长得好看,唱歌好听,跳舞帅气,游戏好玩,动画好看,什么都好,我现在苦于吃不到谷(找不到团拼555大家都有固定团了把我拒之门外qwq)不过我本来也没有吃谷的习惯啦看大家都好能吃的样子,我是萌新不是很懂这一块...可能自己力所能及的就是买买碟换换谷这样了吧。真的真的超棒的,14个人都超级棒!!!5555为什么这么好。

我之所以占tag是希望有没有团缺人的可以私我拉我一下5555目前很喜欢北门,爱染,悠太,momo,王茶利。....还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想推哪个,因为他们实在是都太好了,kk还没怎么了解,可能会比较喜欢明谦吧。因为游戏里第一个抽到的SSR是北门,所以会比较偏心王子οrz这就和ll第一个ur是妮可所以我喜欢妮可一样,其实我更吃ktkr一对,他俩🔒死了(北增党不要杀我555)

看了飞驰人生。挺好看的。然后在补头文字D!


【老板多比】二重奏

写这篇文的初衷是歌颂老板多比一心同体的美丽爱情(?)为了显得他俩是真的所以编了个会谈drug组长的剧情(虽然只是开头提到了一点,众所周知到了旅馆肯定就是为爱鼓掌)
*脏话有一点点
*道具only
*自渎
*动作片(?)

△△预览,全文见评论

二重奏

多比欧今天去圣乔瓦尼出差。作为老板最得力的助手,要忙的事很多。这次依旧是和毒品组织的人打交道。他们很强势,要收为热情所用几乎不可能,所以更多时候要自己多跑几趟替老板谈生意。
以前的多比欧经常会思考这样重要的任务为什么老板不亲自来做而委托自己。但每当这时迪亚波罗就会打电话过来鼓励他,久而久之多比欧也不再疑惑,总之勤勤恳恳地出差就是他需要做的事,其他都不用想。
说来也是奇怪,虽然出差过很多次但是细节在第二天总会莫名其妙想不起来,回到威尼斯和老板道歉的时候对方却反而什么都已经知道,甚至还会夸奖自己做得很好。不愧是老板啊!
多比欧之前去了一趟约定的地点,没想到那个叫柯迦奇的老头十分谨慎,只留下了情报说今天不方便,明天才能会面。于是多比欧决定先找个地过夜。前脚刚踏进旅馆房间,还没来得及置放行李,“嘟噜噜噜噜噜噜...”熟悉的铃声响起,是老板打电话来了!多比欧急忙四下寻找移动电话,奇怪,来的时候明明放在身上的,难道刚才路上被扒手给偷了?真该死!
不过他很快发现旅馆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台移动电话,真是太幸运了!老板居然连我住在哪儿都已经知道,还立马打电话过来耶。多比欧这样想,高兴的抓起电话凑到耳边。
“喂?boss,柯迦奇要求明天见面。我准备在旅馆过夜,要晚一天才能回总部了。”
“我知道了,多比欧,好好休息吧。”
“收到!”听着老板那熟悉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多比欧感觉路途上的疲劳已经缓解了大半。他放下电话,把行李放好后起身去洗澡了。
正值深秋,脱去毛衣后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感到一丝寒意,多比欧抱了抱胳膊。光着身体站在花洒下任由热水从头顶一直淋到脚背,多比欧伸出手端详起来,自己的胳膊上,从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带着刺青,虽然不太明白这些大面积不规则的花纹布在自己的手臂上有什么意义,但是老板曾经说过他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纹身。
一模一样......和老板......
当多比欧回过神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搭在了自己那里。如果此刻抚弄着自己的这只手是老板该多好啊。他一边这样想,一边握住了微微抬头的分身。

△△

感谢观看

我好丢脸TAT